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版

沁縣閆兆公審圖片 80后劫匪團伙終獲擒

文章作者:小 巫 | 2017-07-18 10:09:01
字體大小:
閆兆被帶往活埋出租車司機的地方指認現場 閆兆,沁縣定昌鎮段店村一個二十出頭的無業青年。他帶領十多個同齡人,在208國道燒殺搶砸、無惡不作。這幫“國道劫匪”,僅在2007年1月,就作案13起。 長治警方雷霆出擊

閆兆被帶往活埋出租車司機的地方指認現場

  閆兆,沁縣定昌鎮段店村一個二十出頭的無業青年。他帶領十多個同齡人,在208國道燒殺搶砸、無惡不作。這幫“國道劫匪”,僅在2007年1月,就作案13起。

  長治警方雷霆出擊,“國道劫匪”覆滅,團伙成員漫不經心地告訴辦案民警,“我們手里還有人命,不是一條,至少三條。”

  這是一個怎樣的團伙?3月中旬,記者在長治、沁縣采訪了專案組民警。

  猖獗劫匪為禍208國道

  “幾個年輕后生,戴面罩,持砍刀,二話不說,拖下來就打。”2007年春節前后,沁縣公安局陸續接到數十位大車司機報案,這些年輕力壯的司機個個面無人色,有的甚至失聲痛哭,“他們往死里打,打完就搜身,留下買路錢。”

  據民警統計,僅在2007年1月18日晚,這些“年輕后生”就出動了5次,他們駕駛一輛奇瑞轎車,沿著208國道橫沖直撞,只要看見大車經過,便將轎車橫在路上,司機被迫停車后,幾個蒙面人一擁而上,先用砍刀、鐵棍將大車前燈、玻璃砸碎,再將車上的人拖下來,又砍又劈,這些辛苦趕路的司機來不及求饒,轉眼被洗劫一空,“連一分零錢都不給留”。

  “稍有反抗,就會招來殺身之禍。”司機哭訴,就在2007年1月19日凌晨6點,天剛蒙蒙亮,經過一夜瘋狂作案,劫匪正準備“收兵回家”,途經208國道襄垣、沁縣交界時,發現一輛解放牌大貨車正向太原方向行駛,幾個人一使眼色,追了上去,貨車上的4個人,頓時魂飛魄散,就在幾小時前,他們剛剛在襄垣遭劫,幾乎喪命,驚魂未定的他們萬萬沒有想到,同一個晚上,同一幫劫匪,竟然轉移戰場,連連作案。面對殺氣騰騰的匪徒,司機王某說了一句,“我們已經被搶過一次了……”一個首領模樣的頓時破口大罵,并掄起鐵棍,對著司機的額頭猛擊,司機話音未落,當場身亡,劫匪揣著搶來的5萬多元現金及四部手機,揚長而去。

  劫匪如此猖獗,給那些劫后余生的受害人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,以致長時間恐懼不已。甚至當劫匪落網后,警方經過多方聯系,請他們前往長治市公安局進行傷情鑒定時,他們不約而同,一口拒絕,辦案民警向他們詢問緣由,回答如出一轍,“噩夢恐怖,不愿再提。”

  案發期間,正值公安部開展打擊車匪路霸的專項行動,這些發生在國道上的系列搶劫案,隨即被列為公安部督辦案件,長治市公安局局長安占功緊急批示,市局刑警支隊成立了專案組,他們兵分三路,沿著208國道整夜巡查,但整整一個月,劫匪按兵未動。

  2007年3月15日深夜,一度恢復平靜的208國道再次發案,同樣的劫匪,同樣的陣容,同樣的手段,就在他們舉起砍刀的剎那,驚人的一幕發生,大貨車突然啟動,其中一名劫匪被撞斷雙腿,劫匪所駕駛的奇瑞轎車被撞壞。

  這是劫匪在208國道大肆搶劫以來,惟一遭遇的抵抗。危難降臨,貨車司機的絕地反擊,不但成功自救,而且為警方破案提供了寶貴線索。

  2007年3月27日,專案組經過連日來的明察暗訪,鎖定目標,火速出動,十余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落網,此前被撞斷雙腿的王潞也在其中,專案組本著人性化原則,為其積極治療,王潞深受感動,他告訴辦案民警,“我們手里還有人命,至少三條。”

  作案工具牽出驚天活埋案

  “他們心狠手辣的程度令人吃驚。”專案組負責人、沁縣公安局局長陳雪平對記者說,“最令人痛心的是,他們的平均年齡不到20歲。”

  1986年出生的閆兆是團伙成員公認的老大,他的城府之深、手段之狠、犯罪心理之老到令辦案多年的老刑警直呼“罕見”。

  落網后,閆兆面不改色,任民警百般訊問,那張面色蒼白的臉,永遠沒有任何表情,只是不緊不慢地插一句,“你們既然都知道,何必問我!”

  據團伙成員交代,他們駕駛的奇瑞轎車被撞后,閆兆將其“賣了廢鐵”,僅僅賣了400元。再問車的來路,都像受了驚嚇,馬上閉口不言。“我們感到這個車絕對有問題。”負責審訊的長治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長王宇說。

  再審閆兆。王宇和同事故作隨意地與閆兆說東道西,終于激起了閆的談興,就在他興致勃勃有問必答時,王宇突然將話題一轉,“說說奇瑞轎車的事。”一語既出,閆兆措手不及,干張嘴,卻說不出一句話。一分鐘后,他恢復了常態,不無挑釁地一笑,“搶的。”“司機呢?”“活埋了。”

  “我們站在路上,大車司機肯定不會停車,除非有一輛車。”閆兆告訴王宇,“也該他倒霉,正好碰上了。”

  不幸被“碰上”的出租司機王力(化名)來自長治郊區,去年剛滿30歲,出事時尚在新婚蜜月期。2007年元月3日下午,和往常一樣,王力駕駛著自己的奇瑞轎車來到車站候客,他沒有想到,閆兆等人正站在車站三樓一家旅館的房間俯瞰,他和他的黑色轎車就這樣進入死亡名單。

  車行半路,團伙成員趙科向閆兆短信請示,“干不干?”閆兆一邊與王力聊天,一邊回令,“干。”

  車行至沁縣,趙科從車后排爬到前排,當著被踩到腳下的王力的面,與駕車的閆兆商量,“燒死還是活埋”,閆兆目不斜視,“活埋。”

  夜幕降臨,閆兆將車開到了沁縣樊村附近的一處墓地,那里,有一個盜墓賊先前挖好的坑,王力被推入坑中,閆兆揮起鐵鍬,往坑中填土,不甘活活被埋的出租車司機,奮力從坑中爬出,拔腿狂奔,很快被閆兆等人追上,閆揮鍬亂打,并將王力再次推進坑中,強烈的求生本能,令王力再一次爬出坑中,又被追上,這一次,閆兆等人不僅揮鍬亂打,而且持刀亂捅,王力最終被悲慘埋葬。

  第二天,幾個狂徒再次來到活埋現場,將埋有王力尸骨的土坑重新掩埋了一遍。失去主人的奇瑞轎車隨之成為閆兆團伙的作案工具,直至被撞成廢鐵。

  “如此殘忍的活埋案,在沁縣歷史上絕無僅有”,沁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長王維秀告訴記者。尤其是,團伙成員交代作案經過時,談笑風生,講到王力兩次從坑中爬出頑強求生時,趙科把嘴一撇,“三米深的坑,那小子騰地蹦了上來,嚇我一跳。”

  一起塵封多時的活埋案大白天下,辦案民警將王力的妻子帶到現場,隨著閆兆、趙科的指認,這位新婚蜜月痛失丈夫的女子伏地痛哭,幾度昏厥,而犯下滔天之罪的閆兆、趙科卻擠眉弄眼、若無其事,在場的一位民警見狀,忍不住痛斥,“你們究竟是不是人!”

 [1] [2] [下一頁]

首頁 明星| 綜藝| 娛樂| 星座| 奇聞| 社會| 網站地圖| 手機站
申明:本站部分信息來自網絡僅供參考,如有轉載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權問題,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刪除
冀ICP備13017921號-1
捕鱼达人千炮版外挂网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txt 股票分析师如何评估一只股票 安徽11选5开奖公 排列5开奖走势图 甘肃快三计划宝典 德国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犀牛配资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119博彩 股票涨跌限制多少 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爱乐彩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福彩3d软件手机版下载 在线股票杠杆厶杨方配资平台 快3河南 重庆彩票幸运农场开奖